电话:86 025-85862908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什么会使中国半导体业发生本质上巨大的变化?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8-17 点击量: 496

当一个国家的产业真的能够生根并长期发展,她必然要为本地市场服务。如果坚持以外销为主导,但人民并没有感受到这个产业带来的益处,即本地市场不兴盛的话,不管是从技术、从市场、从人才来看,都会呈现一个无法持续发展的状态……

他就任亚太区总裁职务一年时间,心存感激。

履新期间,全球半导体业合并浪潮风起云涌。

中国半导体设计业表现令人瞩目。

交相呼应。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的起伏,中国半导体业和全球半导体业的博弈。。。

变化的时代,带来思维的碰撞。

任重道远,Synopsys亚太区总裁David Lin(林荣坚)。


20160817-synopsys-1

图:David Lin(林荣坚),Synopsys亚太区总裁。


你认为中国半导体设计业具有哪些特性?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大概20多年前开始接触中国市场,这一路走来也算见证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大家都知道市场一直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推动力量,但是早期的市场跟今天的市场有本质上的区别。过去的推动力量是因为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工厂,所以有很大的半导体元器件的消耗需求。当时的中国,整个民生的部分、产业以及本土应用的部分其实还没有那么兴盛。但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半导体应用市场已经慢慢转变成用来支持本地很多应用的需要。这个变化非常重要。

在此,我要特别强调,这个是一个本质上巨大的变化!为什么?因为当一个国家的产业真的能够生根并长期发展,她必然要为本地市场服务。如果坚持以外销为主导,但人民并没有感受到这个产业带来的益处,即本地市场不兴盛的话,不管是从技术、从市场、从人才来看,都会呈现一个无法持续发展的状态。

韩国在过去的十年取得了很大的飞跃和进步,很大的转折点是其抓住了世界从模拟转成数字的时机。基于这个机遇,韩国的无线网络的覆盖率很早就到达最高峰,数字电视的普及率也遥遥领先。韩国人民完全是被数字世界包覆住的。这就产生了很多生活上的需要,也带动众多创业的方向。企业有活力,生产出的产品有人用,可以调试,可以优化,整个生态系统就构建起来了,并实现在数字产业上的持续发展。

再以中国的Internet应用为例,初期从学习美国开始,但到今天可以看到很多最新的Internet应用或服务,是发扬光大于中国。今天,当一个技术开始真正深刻地影响到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时,所带动出来长期发展的一个延续力量是非常惊人的,这个我称之为生态系统。一旦有一个生态系统存在,有水草、有空气、有水、有食物,有各种事物在这里,此时你就可以期待。

在这个生态体系下,除了几家标志性的中国IC设计企业发展起來,同时也带动了创新IC设计公司的崛起。以前真正有规模的设计企业屈指可数,大部分规模都很小,变数也很大。这两年我看到有些规模小,但是活力充足的新创企业。我认为这些源自于中国本地的公司受益于一个很健康的经济体系,有完整产业,有资源,有市场,还有政策支持。


20160817-synopsys-2

图:中国半导体产品需求预测。


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经常强调说要技术自主,技术自主只是一个大的目标,但如果只实现了部分技术自主,如设计自主、制造自主等,但标准是别人的,其实你还没有真正掌握到完全的自主。我想特别分享一个例子,今年2月的时候,SMIC宣布了联芯科技用其28nm的High K金属栅极工艺,成功流片4G TD-LTE标准的SoC芯片。这代表什么呢?第一是中国的标准,第二是中国设计,第三是中国制造。SMIC在28nm工艺上把这个目标实现了。尽管这是众多项目中的一个,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情,不能视之为一个单一事件,会有越来越多像这种贯通的、有掌握权的事件将在中国发生。

虽然如此,我必须要特别强调的是相较于任何国家这个进程实在是太快了。中国的设计行业都很努力,但是因为这个速度变化太快,整体来讲大部分的公司在技术储备上还是不够。确实,中国有很多机会,但是这里面确实还有缺口存在,不仅仅在技术上,在人才的招募、培育、还有文化的建立,都还有一段路要走。

这些是我对中国半导体市场的观察。


针对这些特性,你又在思考什么?

基于中国设计业的特性,Synopsys可以做什么?我们已经做了什么? Synopsys是最早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的EDA公司, 过去21年长期和产业一起并肩作战。我们希望有机会能够持续帮助中国的企业厚积能量, 在目前相对有利的大环境下, 特別在技术、人才方面走稳走快走远。

从技术的角度看,Synopsys在EDA工具、IP领域分别位居全球第一和第二(其中,接口IP第一),也提供很完整的软件品质和安全验证解决方案。Synopsys的产品有一个特性:是唯一一家涵盖从工艺、设计完成、验证完成整套解决方案的厂家。我们有这样的能量,把国外的一些好的经验、技术带进来,不仅仅是工具而已,而是指工具背后、IP背后,使用这些工具、IP的一些经验。我们也在尝试针对中国的需要去做一些定制化的服务,例如IP。其实IP需要相当程度的差异化,没有哪一家公司即使做与同行相同的项目,他需要的IP是一模一样的,因为每个设计都有它必须强调的差异性。例如,我们在IP上与SMIC长期合作,支撑了他们在各个先进工艺节点的IP准备。在移动设备应用上,当SMIC有特别低功耗选项的时候我们也会针对IP去做一些定制化来凸显;而当需求是高性能时,我们也会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


20160817-synopsys-3

图:IC设计复杂度不断提升。


第二,在人才方面,我们在中国有一套完整的用户培训计划和大学计划。我们会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研讨会,也会谈公司管理方面的一些想法。过去一年中我们就举办了30场以上的研讨会。我们也大幅雇用中国本土的人才, 目前有大约1000名员工, 未来2~3年內计划再成长50%, 是EDA/IP厂商中投入最大的。这些人才吸收Synopsys全球技术和管理的经验, 也通过支持用戶把经验分享给更多人。


这是个变化的时代。相对于贵公司全球发展方向,中国区的策略会呈现什么差异化或独特点?

Synopsys全球的发展重心有三个:第一个是全球本地化策略。Synopsys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但过去和现在我们感同身受的是区域性的蓬勃发展,而且区域之间的差异是存在的,所以我们在体现全球化的同时,特别强调怎样去加强本土的授权以及对于本土事物的掌握度。例如,Synopsys全球员工约1万多人,在亚太地区有将近4000人,其中中国有1000人,并且这个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为什么这么多人在中国,在亚太呢?其实就是全球本地化策略的一个具体呈现,我们希望任务安排下去以后,当地有足够的资源、足够的能力去承接这些责任,同时也借由这些人才把本地的需要反馈到总部去,这是我们全球化策略中的一点。

第二点是占据技术前沿。在半导体这个行业,技术是根本。我们希望能够让公司在技术的前沿一直维持领先的角色,在全方案提供者里一直保持领导的角色。Synopsys是一个少数的每年投入总销售额(而非利润)的1/3到研发的公司,而且也持续在市场上收购整合优秀、有技术能量的公司。Synopsys成立至今合并的公司有近80家,整合成功帶來的技术和人才是确保技术竞争力的优势之一。目前有一半以上的Synopsys核心经营高管來自合并的公司。

第三个策略是以用户为先、深化合作。为什么强调这个?因为半导体是一个非常复杂、充满挑战的行业:EDA公司虽然在技术上有很多积累,但是真正明白技术挑战的是用户。我们一直很重视与全球用户保持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如果用户不成功,没有得到真正的利益回馈,Synopsys也无法长期生存。

至于中国业务发展策略的差异化,简单地说,大方向是一致的,但有特定的加强。首先,持续发展我们在本地的技术能量。例如在全球本地化策略领域,尽管我们在中国的员工数目前少于印度,但中国增长最快,而且有一些更策略性的投资放在中国。两年前Synopsys在继上海、北京、厦门之后,开设了武汉研发中心,该研发中心一启动就定义为以IP、软件安全产品为重心。配合其它几个重点放在EDA软件的中国研发中心,在中国我们有一个非常完整且策略性的发展规划。其最终目的是实现我们跟本地的企业和政府单位能够做更深化的合作。

第二个重点是区域合作。坦白的讲,中国在技术领域当前还不是完全与世界第一流的公司一致,还在一个追赶的过程当中。我们已经看到越来越多国外一流的公司把技术从国外移转到中国来,像Qualcomm、AMD、Intel等,这些都是Synopsys在国外非常重要的客户,我们一起建立了很多技术系统。当这些公司把这些技术从国外移转到中国来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Synopsys在中国和美国的团队能够真正紧密地合作,把技术细节以及一些重点的部分很有效的移转进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在跨国运作上来讲,因为各有各的管理方式,不同的团队不一定会合作得很顺利。有个很具体的例子, 基于多年前有很多台湾地区IC设计公司在大陆有投资或者有团队,当时我们有一个“Greater China Program”项目,用于协调内部的资源,以确保两岸团队在技术的交流上是顺利的。我想强调的是属于我们内部需要沟通、需要协调的事宜,我们会先完成,不能等客户发生状况时再去讨论这是你的工作还是我的工作。其实,这在跨国公司很常见,并且是一个很复杂的事。

第三,中国的发展有自身的特色,我们一直希望能够配合企业和政府的需要来调整在中国运作的方法,甚至是一些商业模式。我认为在中国自主性技术和市场成长之后,这个比重会越来越高。


目前,5G是半导体业界关注的一个重要方向。针对6 GHz以下,以及6 GHz以上频段的芯片设计对设计工具有何不同的特殊要求?

这是个好问题。对于6 GHz以下的频段,可以不太准确的理解为相当于是4G的一个延伸,在这个频段Synopsys已经做了很多工作。

我们特别来谈谈6 GHz以上,也就是毫米波。5G有三个难点:一个是功耗,第二个是传输速率,第三个是灵活性SDN(Software Define Networking) 。

传统的通信芯片设计通常采用通用DSP与通用CPU的架构来实现。可在5G时代,这样的架构很难满足功耗和性能(传输速率)的要求。 在芯片设计中,为了实现更好的功耗和性能,多考虑ASIC方案,可这又牺牲了灵活性。事实上,Synopsys与5G的一些主力厂商一直在合作,包括华为、爱立信、Intel、Samsung等。在这个领域,我们的ASIP Designer(Application Specific Instruction Processor Designer)工具可以帮助用户在兼顾灵活性的同时,设计出功耗、面积、性能可以与ASIC相当的方案。

这个工具基于用户定制化的算法和要求的应用处理器架构,通过内置的专家知识库系统,可以自动地生成有效的应用处理器(可以是CPU、DSP、VLIW等结构),包括RTL代码以及相应的工具链。这个工具现在已经用在我们某些客户的5G多频基带芯片设计项目上。


软件安全性将如何由概念走向现实?

软件安全为什么我们要特别重视呢?其实是因为客户需要,尽管并不是每个客户现在都立即会面临这个问题。

我们看到的问题在哪里?第一个就是在SoC用户这里,软件的规模越来越大,但是相应的整个软件品质和安全的方法十分缺乏。这点不像在硬件领域,经过三、四十年的沉淀,已有相当程度的积累。这是一个巨大的洞!第二个,今天我们说整个世界是应用导向的。所以你不是光芯片做出来就可以了,芯片之上的应用软件每天面临很多安全上的问题。作为一个全方案的供应商,我们觉得有必要提出一个有效的方法。我们的愿景是可以提供软件的sign off工具,为软件设计、汽车、互联网、金融或者安防等企业,提供一个可判断软件是否安全的标准与工具。

我们最近也在与UL合作,希望来定义验证软件安全的标准。

我们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响应。新的项目部门大概成立了2年,每年都实现了50%以上的高增长率。当然,这是个新领域,尽管我们已经具备了非常多的解决方案,我们还在跟各方合作当中,因为这个领域在以前相当分散。


你担任Synopsys亚太区总裁的职务已有约一年的时间,有何体会?

其实Synopsys一直以来发展都不错,之前潘建岳总裁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所以我算是从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开始我的职业旅程。

然而这一年整个世界变化非常大,尤其在半导体行业,所以特别是对Synopsys 这样的公司来说,在这种情况下更要戒慎恐惧。因为当整个形势改变的过程当中,第一个面临困境的通常都是搞不清楚状况的恐龙,即业界第一名。如果他不是很及时了解行情的变化,没有做相应改变的话,反而过去的成功者会变成现在的失败者,这就是我常常在想的事情。但这并不容易:当你有失败经验的时候你很容易反省自己,当你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时,你要挑战自己。我希望我们的团队在这个思考下能够开放心胸,能够不要有太多的经验主义,能够多学多听。

此外,我认为中国产业要维持持续蓬勃发展有三个重点:第一,开放是必须的。开放是唯一能够让你不断有新的资讯、新的思想进来的方法,但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特别当你处在一个很成功的国家或者公司时;第二,自主。一定要有一个自主的技术,自主不代表什么都要自己干,但是你要能够控制。这与开放并不冲突:开放你可以学到新的东西,自主别人愿意让你学。第三,互惠。互惠非常重要,对中国的产业,将来怎么样才能够在自主开放的情况下能够做到互惠,让全世界的公司、人才源源不断的愿意进入中国?对于我们也一样:如果只是追求Synopsys的成功,客户不成功,我们就会丧失持续发展的基础。